情深一片自留香——记我省定点帮扶工作先进个人曹岚

 

  “接下来,有请全省第二轮‘党旗引领致富路,携手共建新农村’定点帮扶工作先进个人代表、江西中医药大学的曹岚老师上台发言,与我们分享他的扶贫经验和心得。”

  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一位身材不高、衣着朴实的男子起身走上了主席台。他那总是带着淡淡笑意的脸上看似平静,但略显拘谨的身姿却不自觉地显露出了内心的激动与澎湃。这份澎湃,不是因为台下如潮的掌声,而是因为自己正看着的那些文字,正讲述的那些内容,一字字,一句句,重新唤起扶贫工作的点滴回忆,再次经历和感受在崇源村扶贫的苦乐酸甜……

曹岚作为扶贫工作先进个人代表受邀在全省定点帮扶贫困村暨选派第一书记工作培训会上分享扶贫工作经验

用“比”和“算”收获信任

  2011年,江西省又一轮定点帮扶贫困村工作开始了。“有位‘教授’来咱们村扶贫了!”201110月,在萍乡市崇源村,这条消息不胫而走,方圆近十里迅速传开了。对于村民们而言,这是件稀罕事,但却是事实,江西中医药大学药学院曹岚副教授和后勤管理处副处长龚友组成的扶贫工作组来到了崇源村。“教授不是教书搞学问的吗,来我们这能做什么啊,看样子又是来走个过场的喽。”听着这些话,曹岚只是笑笑。

  崇源村地处赣湘两省交界地,山峦叠嶂,植被葱郁,景色自然天成,是一个原生态的自然村落,下辖阳田、河背冲、张院背等11个村民小组,分散在山弄间,相互间有的只有山路相连,仍然较闭塞。

  这是曹岚承担扶贫工作的第二个点。进村后,他和龚友很快熟悉了一下环境,便投入工作了。第二天,他们开始挨家挨户分头走访村民,做调研,摸情况。

  一次,曹岚在路上遇到一位村民,赶忙上前招呼:“老乡,您歇会儿,我们聊聊!”看到曹“教授”来了,村民把肩上的担子一放,说:“曹教授,我可没功夫听你讲,我要下地去呢!”曹岚伸手把他的担子一截,往自己肩上一放,说:“那我给您挑着担子,咱们边走边说。”对方一惊,继而大笑:“哈哈,曹教授,你是城里来的教授,哪挑得动担子呢。这儿到地里还有好一段路呢,你还是去村委办公室坐着好好喝喝茶去吧。”边说,边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位“教授”。曹岚却不答话,径直迈开步子,边走边说:“您还不一定有我挑得稳走得快呢,不信咱们试试。”村民闻言,再扫扫曹岚并不算高大的个头,便起了捉弄之心,故意大迈步疾走。曹岚也不甘示弱,一边挑着担子,一边努力顺着村民的步伐同他聊家常、问村情,全程毫不落后。就这样一路走着聊着,不知不觉间,村民的脚步逐渐放缓了。一口气走了近3里地,放下担子后,村民忍不住赞叹到:“曹教授,真没想到你还有点力气,真是让我服了。以后要常去家里坐呀。”曹岚一边揉着被磨红的肩膀,一边眯着小眼笑了!

  从此,曹岚喜欢上了和村民的“比试”。比挑担、比插秧、比收稻......通过一场场的“比试”,曹岚赢了!在乡亲们眼里,他不再是一个城里来的“教授”,而是一个能干活、能吃苦的“村民”。

  但“教授”就是教授,扶贫不是帮老乡干干活而已。在工作中,曹岚重调研、看数据、摆事实、讲道理。“当我们和村民沟通一些问题遇到困难时,我常常就回归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和他们‘算’。”他说。

  进入崇源村开展工作后,如何改“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是扶贫工作组最关心的问题。通过对当地生态环境及市场农副产品行情的调研,扶贫工作组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黑山羊生态养殖项目上。

  主意一定,工作组立马召开村民大会,跟大家谈了这个思路。可等他们兴致高昂地说完,村民们却个个不言不语。这下工作组懞了,这是给大家指了一条发财致富路啊,大家怎么还能这么无动于衷呢。待一再追问,村民们才说:“别人养羊能赚钱,我养又不一定能赚钱。现在买羊崽就很贵,还不知道好养不好养。”曹岚一听,明白了村民的顾虑。于是,他找来一个计算器,面对面地和村民算起了账:买1头羊崽要多少钱,一年下来羊可以长多少肉,这些肉在市场上可以卖多少钱,第二年开始产羊崽,这羊崽又可以卖多少钱,三年下来原来的1头羊可以变成多少头羊,能产生多少效益。在曹教授的手指下,敲算出了一个不小的数字。村民们有些动心了。曹岚趁热打铁地说到:“你们说没有钱买羊崽,我们就去给你们找钱;你们说羊不好养,我来当技术顾问跟你们一起养,这样你们可以放心了吧。”

  有了曹“教授”的保证,村民们真的一个个行动起来了。而曹岚也没有违背自己对村民许下的承诺。15万元的基础养殖经费,140万元的筹集资金,从最初的210头羊羔发展到如今12户近500头存栏黑羊,从个体黑山羊养殖发展到“黑山羊养殖基地”的建立,再拓展建成牛、鸡、鱼多类养殖一体的“萍乡市白竺乡崇源村种养合作社”和“天涯养殖合作社”,崇源村产业脱贫的大门由此打开。

  在“冷”与“热”中淬炼真情

  在崇源村村民眼中,扶贫工作组的曹教授和龚处长有时是个很“冷”的人。

  四年前,扶贫工作组为了不给村里添麻烦,也为了能更高效地开展工作,直接在村主任办公室搭了两张床,在村文化大院旁建了一个临时厨房,开始了“吃住在村部,扎根到基层”的生活。但为了给村里跑项目、拉资金,有时还要兼顾学校的紧急工作任务,工作组需要常常奔波于崇源与南昌之间,来回600余公里,风雨无阻。

  那是2011年的一个冬夜,天寒地冻。为了尽早赶往村里处理堆积的事务,曹岚和龚友同往常一样,在学校忙完下班后,饭也顾不上吃,便直奔崇源。当晚天气愈发恶劣,高速临时被封,他们二人在路口一堵就是近两小时。是调头返家还是继续前往崇源?他们选择了国道!和高速相比,国道的路况明显要差,有的路段有昏暗光线,有的路段几乎漆黑一片,路面也因为霜冻和冷雨变得泥泞难行,车内外的温差给车玻璃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雾气。一路颠簸一路摇晃,原本4小时的路程走了近10余个小时!到了凌晨,他们终于安全抵达崇源。下车时,不知是因为寒冷、饥饿或是一路上高度的紧张和集中,两人几乎都迈不动腿下车了!打开村委会“小窝”的门,迎接他们的是积蓄多日的冬夜潮气与冰冷灶台。住在隔壁的是热心的村委会妇女主任贺建文一家,听到车响的声音,她们赶忙起身看看,这样的天气,她真的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也来了。待贺主任到了村委会,只见他们二人正在烧热水,一边缩着肩膀围着正在烧的热水壶蹭点暖气,一边不停地搓手,她的眼泪止不住滚滚而下,立即要去给他俩烧些吃的,却被两人拦住。

  “他们经常晚上过来就在那吃泡面,我不知道叫过他们多少次到家里来吃点东西,他们就是不肯,不知道有多倔呢。”采访中,妇女主任贺建文一提起这事,眼睛总是红红的,一脸的埋怨。

  对于村民们而言,自己热情的招呼能换来热情的回应,就是他们最大的满足。但对于城里来的工作组一而再再而三的“冷面拒绝”,崇源村的村民们却无半点芥蒂,因为他们都明白,为了崇源村的发展,工作组放弃了无数个节假日,两地奔波,勤勉工作,怀揣着一颗热心,扎扎实实地帮助村民谋划一项项惠民工程,解决好一个个困难,处理好一件件纠纷,大处着眼,细处着手,播洒下一腔热忱,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夸赞。

  水是生命之源,近年来,崇源村张院背的饮用水问题一直得不到很好的解决。

  张院背一带近200户农家因无法从地下打出饮用水,村民每天要到1公里外的河背冲一带取水,生活极其不便。扶贫工作组得知这一情况后,高度重视,深入调研,做好解决方案,多次前往萍乡市水务局反映情况,终于在201310月争取到了萍乡市水务局对崇源村“千人百吨饮水工程”的立项,获得了30万元的项目经费。这又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争取钱不容易,用好钱更不容易!钱到位了,工作组的曹岚却比跑项目的时候更奔忙了。他开始拿着海拔仪、勘探器等各种器械,带着村民们翻山越岭,寻找水源,考察搭建水塔的最佳位置,既能确保水源通往家家户户,又能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崇源境内山峰逶迤,山势陡峭,极其难爬,许多地方几乎无人问津过。连续几天过后,村民们有点吃不消了,“曹教授啊,我实在是扛不住了,每天拿着这么多东西满山转,我的腿和腰都酸痛得没力气了呀,要不咱们先休息两天缓一缓,行不?”

  “你们这几天累了就在家休息吧,我还行,我再去转转。”于是,仪器一扛,曹岚又在各个山头窜了起来。一天,他下山后走在村里,大家一见他,无不哈哈大笑。“曹教授,你咋还踩了条‘鳄鱼’在脚下啊”,村民们调侃道。曹岚故意把脚抬起,将鞋子抖得一张一合地说:“有只鳄鱼在脚下,我不就可以走得更快了嘛。”原来他的鞋因为持续的奔波,不堪重负,也“张嘴”抗议了。

  白天满山跑,晚上灯下忙。爬了一天的山,晚上,曹岚还要将白天测量的情况整理、计算、对比、思考,草拟并不断完善修建水塔的方案,走访村民征求意见,拟定最佳方案。

  “曹教授真不像个‘教授’,每天扛着仪器,在山上跑得比兔子还快,我们都跟不上他。喝水,本来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但曹教授很热心,真的比我们还更着急呢!”村民们都感叹着。短暂的连续的奔波的确很累,但可以尽快换取村民少一点的奔波,曹岚觉得值了!

  经过近10个月的施工,2014年春节前,张院背的村民终于可以喝上放心水了!

  不是崇源人,胜似崇源人。这是村民们提起工作组时,出现最多的一句评价。

  于“失”和“得”中坚守真心

  其实,回想起自己的扶贫生活,不是没有遗憾。

  “明天端午节你在哪过?”“我去崇源。”

  “马上中秋节了,我们要买些东西去给爸妈送节吧。”

  “嗯,再帮我多买些,我中秋的时候带去崇源看看老乡们。”

  “今年小年你在家过吗?”“还是去崇源吧,中秋时就跟他们约好了。”

  “去崇源的时间比回家的时间多,去看谢老的时间比看父母的时间多”,这是家人对曹岚扶贫工作的总结。如今扶贫工作虽已结束,可在节假日,曹岚和龚友仍常会提着大包小包出现在村里,依次走访村中老人和贫困户,自掏腰包为孤儿、寡老送上红包,为留守儿童添置新衣和学习用品。“我们也不知怎么回事,一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就会想到崇源村的这些贫困户、这些孩子们,不来看看,心里总不踏实,放心不下!”村民们也习惯了,一到节假日就会盼着他们去,会热情地邀请去家里喝茶吃饭,他们总是委婉地推辞,回到临时厨房自己动手“加餐”。

  在崇源村村民眼里,曹岚还是一个喜欢“没事找事”的人。

  有一次,他和村里的老村长聊天,老人家情不自禁地感慨:“现在村里年轻小辈们出去的越来越多,留下来的对村里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有的还不如你们,咋办呀?几届村委都想编一本村志,好让后人更好地了解村子,都未能如愿……”

  一席话,触动了曹岚的心思。回来后,他和工作组的龚友商量,决定推动《崇源村村志》的编撰工作。

  目标易定,路却艰难!尤其是对本非崇源村村民的工作组而言,困难的确很大。但他们相信,只要用心,办法总比困难多。2012年,他们和村委讨论组建了一个编纂委员会和编辑部,由曹岚主要负责。曹岚的忙碌生活又开始了,他和编辑部的同志分工合作,挨家挨户走访搜集资料,查阅地方志,翻阅族谱,搜罗相关文献,有时甚至跑萍乡市、省图查找资料。经过2年的收集、整理,拟定编写大纲,撰写书稿。201412月,书稿付印并出版发行,共计20余万字,历时整整三年。

  从此,崇源村结束了没有村志的历史,也成为湘东区最先拥有村志的自然村。

  到20152月,曹岚先后近三年的扶贫工作结束了。三年里,他全程参与修了一条“连心路”路,架了一座桥,修筑了一座水坝,建成了一个农家书屋,开发了一个致富项目,编了一本村志,这是崇源村百姓谈起学校扶贫工作组时人尽皆知,并且能够顺口道来的“六个一”工程,也是扶贫工作组在崇源村留下的“光荣榜”。这张“光荣榜”的背后,是那些往返于南昌与崇源的漫漫路途,是搞调研写材料时靠浓茶熬过的一个个寂静长夜,是拉项目时辗转于各级政府间的东奔西走,是推动项目时对村民苦口婆心地引导与劝解。

  时间的投入、物资的给予、精力的消耗,所有这些书写了生命之重,也赢得了百姓的尊重。国庆前,笔者有幸探访崇源村,在老村长谢尚达家问起“学校扶贫工作组来这后,您觉得最受惠的事是什么?”老村长脱口而出话却是:“他们来了,我心里就好高兴!”离开老村长家,走在村间小道,耳旁传来一首歌:“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什么是傻什么是清,什么是理什么是醒,留下多少好故事讲给后人听……” 

  如今,走在“连心路”上,看着整洁干净的村容,充盈于耳的是村民们乡音浓重却质朴情深的溢美之词。从刚进村时大家总等着看笑话的曹“教授”,到如今村民们翘首以盼的知心人“曹教授”,这其中的化学反应,并非单纯的时间流逝便能催生,是真言真行、真心真情在时间中发酵,才让隔阂变为亲情,让怀疑变为信赖,让一个人变为一个村的感动和期盼!当年种下的桂树如今已是繁花斜坠,馥郁的甜香飘荡着这片山水的眷恋与牵挂,亦弥漫着一颗真心的深情与守望!

 

版权所有: 江西中医药大学党委宣传部  |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 梅岭大道1688号